武汉、新加坡、硅谷,看“寒门贵子”明廷珍的国际化之路教育

2018-08-27

编者按:

坐在自己家绿植环绕的小院里,沐浴着加州春日里和煦的阳光,创业者明廷珍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故事:从湖北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到省会城市武汉,再到新加坡,最后一步一步迈向美国硅谷,一条从无到有的逆袭之路。

作为领导科技巨头优步(Uber)旗下聚焦智能金融 (Financial Intelligence)团队的研发部门经理以及一名硅谷创业者,无论以任何标准来看,明廷珍所取得的成绩都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在得知这位来自落后小山村的年轻人,能够仅仅依靠自己的努力,在全世界居住成本最昂贵的硅谷步入中产,你或许会更加觉得他如今的成就是多么地了不起。况且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未来还充满了无限可能。

明廷珍的奋斗历程,正是茫茫人海中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缩影。他的故事激励着我们,即使生于平凡,亦可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让吃苦成为强大的助力,从容应对每一个挑战

明廷珍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还有四个兄弟姐妹,安排全家人的吃穿用度和支付所有孩子的学杂费是他的父母常常需要面对的大难题。在明廷珍的记忆里,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放牛、干农活,每次可以挤出一点时间来看书和学习,他都会高兴不已,完全当做一种享受。小时候到底有多穷?明廷珍举了一个例子:曾经有老鼠爬到家里的楼上偷东西吃,因为房子实在是太破了,按现在的标准就是危房,老鼠踩着的那块木板还没等它把东西吃完就断了,于是老鼠掉下来摔死了。

然而,贫困的家境并没有打垮明廷珍,反而激发了他昂扬的斗志。“因为吃过很多苦,所以懂得珍惜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一直在努力改变命运。成功了固然好,即便失败了,尝试过才不会后悔”。凭着这种向上的精神,他先是初中考上了镇重点,高中又考上了湖北省重点黄石二中,而他与英语的因缘际会也是从那时开始,为今后的留学创业之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当时是在黄石二中的英语特色班,我是凭着初中时积攒的英语阅读和听力的底子考进去的,但进去以后发现特色班对英语口语和写作的要求也很高,而同学们的口语都很好,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差距。”心里虽然担心,但明廷珍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始终占了上风,“我接受事实,但背后会付出两倍三倍甚至更大的努力,一定要追赶上去”。

英语特色班当时有个来自美国的外教。上课练口语的时候,明廷珍就一直举手争取练习机会,下课也总喜欢问问题,逐渐引起了外教的注意。随着与外教彼此之间愈加了解,他们后来渐渐成了朋友,业余时间也有很多交流,这对明廷珍提高口语帮助很大。在外教的推荐下,他还依靠借阅读完了全套《书虫》。对此,明廷珍总结道:“我本人其实是比较害羞的,但当时除了通过跟外教聊天来提高英语口语,我已经别无选择。动力来源于追赶,那是我当时唯一能获得的提高口语的‘捷径’”。明廷珍的英语成绩在刚进特色班时也就刚刚及格,但到高一会考时已经接近140分了(满分150)。

追求GRE高分,留学,都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老师、同学、家长,所有人都认为明廷珍能考上清华大学,然而他却失利了,入读武汉大学。但是,或许上帝也忍不住想要眷顾这个自强不息的年轻人。当时,新加坡国立大学与中国教育部合办了一个项目,招收优秀的中国学生去新加坡留学,由新加坡国立大学提供奖学金,而武汉大学刚好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参与该项目的大学之一,明廷珍又刚好知道了这个信息,经过了层层笔试、智力测试、英文面试之后,他入选了!

“入读新加坡国立大学是我人生经历的第二个转折。进去以后,我申请到了学校的一个创业项目,支持我去斯坦福大学学习一年的创业课程并参加相关实践。当时我们与苹果(Apple)、谷歌(Google)、雅虎(Yahoo)等硅谷高科技公司的高管或投资人都有深入的交流,来自美国、瑞典、新加坡等世界各国的学生们与这些企业家们一起进行真实的商业案例分析,使我们有机会了解这些创业精英们的思维和想法,受益匪浅!

本来在新加坡可以过得很安逸的明廷珍,受到了硅谷创新氛围的强烈鼓舞,他想继续留在硅谷。尽管他在斯坦福的学习成绩是全A,但要想申请美国的研究生项目,仍然需要参加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the GRE test)。但明廷珍的第一次GRE考试成绩并不理想,所以在斯坦福的创业项目结束以后,他并没有如愿被美国的研究生院录取。返回新加坡的前夜,明廷珍远眺着硅谷这片没有高楼大厦、却到处涌动着创新创业气息的土地,心里默默地下定了决心:I will be back!

之后的明廷珍,疯狂地补习GRE考试,终于将成绩提高到了一个理想的水平;疯狂地学习专业课,拿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系的 一等荣誉学位兼高科技创业双学位;也顺利申请到了康奈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研究生项目,最后却卡在了学费和生活费上——因为美国大部分的硕士研究生项目对国际学生都是没有奖学金的,而他家里又完全没有条件提供经济支持。无奈之下,他只好暂缓了留学计划。

“当时有一家跨国软件公司BMC Software想进入中国市场,刚好在亚太总部新加坡招聘,我就成为了他们的业务发展特别顾问,专门负责开拓中国市场的资源。那会儿为了能攒够留学的钱也真的是很拼,一直在出差,自己也想了很多办法开发资源。新加坡当时刚毕业的大学生一年五万新币就已经算很好的收入了,而我可以比别人多挣两到三倍。一年以后攒够了将近90%的费用,再找朋友借了一点,同时再次申请康奈尔被顺利录取,总算是可以去留学了。”

硅谷创业新潮流:中国的影响力正在上升

明廷珍去美国留学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重返硅谷。所以在康奈尔大学,除了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课程,他还辅修了很多商科课程包括项目管理(project management), 市场推广(marketing), 同时独立完成的创业课题获得导师的青睐以A+毕业。即便如此,他还是2个学期就修完了别人3个学期才能拿够的学分,提前毕业了。“我不确定我攒的钱够不够用到第三个学期”,明廷珍自嘲道。

一直在为自己的未来积极准备着的明廷珍,很快就入职了硅谷当时最火的社交游戏软件初创公司Zynga担任工程师。之后在进入优步之前的几份工作,明廷珍也都选择了初创公司。我们非常好奇,当时也并不是没有大公司录取他,为何他总喜欢选择这些小公司呢?

“两个原因吧。一是在初创公司从产品架构、市场测试、用户调查、再到产品推广,什么都要做,这些经历在大公司是不可能一个人全部体验到的。二是我在做选择前都会评估每个初创公司的产品价值、市场潜力、投资者的口碑和业绩等,并且在入职时都协商获得了股权,事实证明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我服务过的这些公司后来要么被收购,要么上市了。这些经历让我即获得了优厚的资金回报,又能积累如何把一个公司做起来的经验。”

现在的明廷珍,不仅仅又开始了哈佛大学MBA课程的学习生涯,还组建了一个国际创业团队,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开发新的软件产品、做市场测试、接触投资人、……但即便如此忙碌,他和他的团队也把自己的全职工作做得有声有色。“现在其实已经有投资人看好我的项目,但我希望获得一些市场结果之后再正式融资,投资人其实也会更看重具有丰富数据支持和准确产品定位的新项目。另外,我一直认为创业者的内心需要具备非常强大的自我驱动力,并且有技术和能力来高效、高质量地完成工作。如果我的团队在完成全职工作的同时,还能把其它这些事情都做好,那么将来我们全职创业之后成功的概率会更高”。

对自己的人生非常有规划的明廷珍,在创业这件事上当然也有自己的终极目标:“我希望建立自己的跨国的公司,希望我们所做的事情一是跟我自己的兴趣比较匹配,二是可以帮助到很多人特别是家庭贫困的那些农村小孩子,因为大多数的他们并不会有像我一样的幸运。公司做成之后,我最终希望建立一个慈善基金会,到那时考虑退休也就完美了”。

谈到当下的创业趋势,明廷珍说,“曾经硅谷盛产商业创意和商业模式创新,等在美国市场小规模测试之后又都想copy to China,复制到中国这个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追求更大的利润。但是现在不同了,中国的市场创新能力越来越强,比如在移动支付,物流管理等领域,目前中国已经远远领先于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包括硅谷。我们现在想得比较多的是怎么copy from China,利用中国的商业创意和实践来影响硅谷的商业模式。” 将来是否会回国创业?这个想法在明廷珍心里萦绕已久。不仅仅是因为看好中国的发展潜力,更是因为对这片在困境中磨砺他成长、以文化滋养他成熟的土地怀有深厚的感情。“就像当年离开硅谷的时候我对自己说‘I will be back’,如今遥望大洋彼岸的故乡和亲人我也是一样的心情,I will be back。为此,我一直在准备着。”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