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戈尔魔术师再登台财经

2018-04-15

雅戈尔魔术师再登台

2018-04-12 09:45来源:格隆汇股价/股权/减持增持

原标题:雅戈尔魔术师再登台

作者:唐朝

先说件开心的事儿:民生银行的分红方案,在网络一致声讨下,从原来的10派0.3元送2股,修改为10派0.9元转增2股,不用再为红股缴税了——这是小股东的胜利,当然,也要表扬民生管理层的知错就改。

言归正传,说雅戈尔魔术——如果说《利亚德印象》和《看民生银行的全面溃退》是大餐的话,本文只能算一碟小菜:我半小时写完,你三分钟读完的那种。

4月9号收盘后,雅戈尔发布一季报预增公告,说因对中信股份持股变更会计核算方法,增加一季度净利润93亿。4月10号市场以涨停板回应雅戈尔的利润剧增。

好几位读者后台发信息询问这个究竟是怎么增加的净利润,是否意味着中信和雅戈尔的情况有所好转?因为昨天陪我家领导出门赏花一天,玩到很晚才回家,没时间码字,所以拖到今天来聊聊这个事儿。

在《生人勿近雅戈尔》三篇里,老唐清晰地给出结论:“当前市值365亿,无投资价值,上涨下跌靠博傻赌运气。”十个月过去了,经历涨停板后的今天,雅戈尔市值323亿。

在去年六月的文章里,老唐曾这样评价雅戈尔的投资部分:

现在,新故事来了。老唐本篇就继续用一贯简单粗暴的语言,解释一下雅戈尔在中信股份上的会计戏法是怎么玩的。

老唐分享过的雅戈尔投资中信股票的数据表:

然后我们分条阐述这个事儿:

1.这部分股票,买入成本是204亿港元,折合 164亿人民币,准确数量是1454513000股——14亿5451万3000股,平均买价约14元港币;

2.买入后归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信股价的波动值不计入雅戈尔利润表。所以嘛,股价一直跌,公司就一直扛着,2015年和2016年的净利润数据里,一律不记录中信的股价浮亏——2015年和2016年,分别收在13.72港币和11.1港币,主要亏损产生于2016年;

3.到2017年底,中信股价收在11.28港币。雅戈尔会计大洗澡,一次性计提计提减值准备33亿。这33亿,就从2017年公司利润表里作为损失扣掉。于是,2017年度净利润同比降低约90%(年报还没有发布,暂没有准确数据,公司预告说约-90%);

4.到3月29日,也就是2018年1季度倒数第2个交易日,雅戈尔斥资买入中信股份1000股,致使持股比例从4.999999547%上升为5.000002985%。

看见这个比例,恐怕傻蛋都能明白公司为什么原来持有1454513000股了吧?它就在临界点,公司可进可退,可按需调控财报数据;

5.说到1000股,还买多了,浪费钱。以中信29090262630股的总股本计算,只需再购买132股就够5%以上了。但可惜香港上市公司的最小买卖单位是公司自己申报,和A股的一律以100股为最小买卖单位的做法不一样。

中信股份的最小买卖单位申报的是1000股,所以雅戈尔公司就没办法买132股或200股去达到持股5%以上的要求,因此而多花了约七千元冤枉钱;

6.这1000股,估计整的有点匆忙,或者是公司董秘和证代有点紧张,连公告的持股数字也发错了。4月9号披露的1季度预增公告里,持股数少打一个0。公告截图如下:

突然少掉13亿多股,价值超百亿的巨额资产,老唐在雪球翻了翻,居然没看见有雅戈尔股东发现。嚯嚯……

7.那么,买这1000股,怎么就增加了93亿净利润呢?戏法是这样变的:持股5%以上,推荐一位非执行董事入董事会,中信就可以在报表上算成雅戈尔的联营公司了。雅戈尔将这14.54亿股,从报表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挪出来,放进“长期股权投资”里去;

8.放进长期股权投资后,利润又是怎么变出来的呢?因为中信股份是一个破净股,每股净资产约18.94港币,而3月29日股价只有10.98港币。于是按照会计规则,改成长期股权投资后,公司可以按照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别怕这个矫情的术语,对中信而言就是账面净资产值)计算长期股权投资的价值;

9.也就是说,在3月29日那天,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记账的中信股份,其价值按照股价计算,等于1454514000×10.98=159.7亿港币,而改成长期股权投资记账的中信股份,其价值就变成按照净资产计算,等于1454514000×18.94=275.5亿港币,差额275.5-159.7=115.8亿港币,折合人民币约93亿,就成了雅戈尔2018年1季度的利润,而且因为这93亿“利润”只是报表游戏,税务局不收税;

——当然,无疑的,若没有新戏法继续玩的话,2019年1季度和2019年报几乎确定是同比暴跌。炒预增预盈题材的,现在就可以设个2019年1季度的日程提醒了,题目不妨写成“高危警报:前方断崖!”

10.再举个例子说明:你持有民生银行H,数量N股。3月29日公司净资产假设是10.1元/股,而H股股价是7.63港币(约6.1元人民币)收盘。

假设你也可以做个会计变更,那么你的这个变更行为就可以在股价不变的情况下,给自己带来每股4元的“净利润”,厉害吧?以后买了破净股,就这么回去给家里领导算账,看领导会赏你一个Kiss还是唾你一脸净利润;

11.如果雅戈尔不玩这一手会计变更,今年一季度会是什么样子呢?按照公司预告,一季度如果不计入这93亿“利润”,净利润同比下跌49.27%。即便去年也以扣非盈利为基数,一季度同比也是下跌44.19%。

在已经暴跌这么多的情况下,净利润腰斩的打击或许是公司和炒家都不愿承受的痛。玩个魔术,一者可给炒家兴风作浪的概念,毕竟二股东已公告过要在今年8月25日前继续减持(第三次减持公告了)近半持股数量。没人接手怎么卖?二者或许还可以满足部分小股东的自我欺骗、自我麻醉需求吧!

12.今后雅戈尔怎么计算有关中信的后续盈亏呢?简单的说,以前维持5%以下,放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里,原本是计划赚股价差的。可惜套牢了(股价浮亏大概44亿港币),索性改成长期股权投资——好熟悉的手法,市场小散经常这么“做长线”,好像叫做“炒股炒成股东”,一般号称是做价值投资的,“不赚钱我是不会卖出的”。

变成长投以后,中信的股价涨跌都不再计入雅戈尔的资产和利润了,哪怕跌成1.98元也没关系。以后直接将中信股份每年报表净利润的5%,放进雅戈尔的利润表里就好;

13.过去几年,中信股份报表净利润大约都是400多亿港币,如果能继续维持,就意味着雅戈尔以后可以每年给自己利润表增加20多亿港币的投资收益。

至于中信400亿净利润有多少是真金白银,有多少是注水肉,未来会越来越多,还是会越来越少,每年20多亿港币的净利润,有多少可以真的分到雅戈尔手上?……等等,需要已投资或打算投资雅戈尔的人,自己去读中信财报做研究,老唐不能随便乱说;

14.如果中信股价万一飚了,涨的超过账面净资产值怎么办?放心,大小李总财技惊人,伏兵已经备好。届时只要卖出去1000股以上,让那个非独立董事因个人身体不适回家抱娃,还可以重玩“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的戏法;

15.去年发布的最新会计规则修订版,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上有了点小变化。境内外同时上市的企业,从2018年元旦开始实施新规则;只在境内上市的企业,从2019年元旦开始使用新规则,非上市公司从2021年元旦开始使用新规则;

16.在新规则里,对于上市公司某甲持有其他上市公司的股权,如果不具备重大影响(达不到计入长期股权投资的条件),财政部鼓励公司将其计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也就是老唐习惯说的“交易性金融资产”。

这个很符合投资者的习惯,某甲持有什么股票,年底直接按照股价波动算盈亏,记录在某甲的利润表里,直接增加或减少某甲的当期净利润即可,清楚明白;

17.如果某甲一定要将持有的不具有重大影响的其他上市公司的股权计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也就是我们现在叫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那么,以后卖出时,累积的盈亏通通不允许计为利润,直接在净资产里做变动就行了——注意,这是对利润表影响很大的变化。现在的规定,是卖出时核算总盈亏,计入卖出当期的利润表里;

18.不过,虽然还没有看见细则解释,但以老唐对新规则精神的体会——如果没理解错的话,财政部这招还是防不住雅戈尔这种靠着增持减持,游走在有重大影响和无重大影响之间的报表调节术。雅戈尔依靠股数增减,来重分类金融资产的戏法,还是要靠投资者自己甄别和提防。

来源:唐书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阅读延展

1
3